流年缃晚

原ID:言简意赅黄少天

orz本来想写一个甜甜的聂情。但是。。。
一个暴躁一个骄傲
多适合虐啊
甜什么的不存在的
doge

【聂情】第四章(下)完结啦~
冷cp不容易啊。啧啧。强行各种私设。不用多管啦~
还有就是QAQ第一次写同人文求夸奖。

【聂情】第四章(中)
为啥这章阅读量那么少。。。上下那么多。你们不看中间的嘛
哦。因为我没加tag。呵。

【聂情】第四章(上)
我。。实在是发不出来。。就这样看吧。QAQ

【聂情】第三章 月光真冷啊

         离别的日子来的太突然,聂明玦在山上除了养伤之外也是有托温情打探各世家子消息的。得知明日,各世家子要被带去洞窟,温情心里总是有些不安,回到屋子看着正在搬药材的聂明玦,心里已经有了衡量。
        将事情告知,聂明玦觉得此时此刻自己应该回去联合世家对付温氏,可是,可是温情…温情是选择留在如日中天的温家还是跟着自己推翻自己的族氏。结果太显而易见了,聂明玦甚至不敢去想,只能沉默以对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然而此时此刻温情也有些害怕,这些日子,自己似乎不太一样了,之于聂明玦竟然有些依赖。她对于聂明玦迟早要离开,甚至会站在温家对立面这件事,一天比一天担忧,如今问题已经来了,她已经不能坐以待毙,有一个答案在心底呼之欲出,她应该是心悦聂明玦。
        或许是第一次在宴会上惊鸿一瞥,觉着这人赏心悦目,一身正气;或许是第二次见面他在地上,虽处于下风,却仍旧一身傲骨,铁骨铮铮,没有轻言放弃,时刻寻找机会绝地反扑;又或许是他吃下自己做的菜时,想吐却又生生忍住的好玩表情,让她多了几分逗弄之心。
        原来在朝夕相伴的相处中,自己已经陷进去了,可是,聂明玦注定不会与温家为伍。连她自己都瞧不起温家的做法,仗势欺人,贪得无厌,更不要说如今虎视眈眈,企图血洗世家的心太龌龊了。
        这是她第一次厌恶自己的出身,温家,如果不是温家该多好。倘若只是一个小世家,她就可以名正言顺与聂明玦在一起,陪在他身边,与他同在战场厮杀敌人。
        可如今,她再厌恶温家,这里有她的兄弟,有她的亲人,她,做不到。想通这一切,温情凄凉想到,天底下还有比自己更惨的吗,好不容易心悦上一人,立刻就失恋了。
        聂明玦有一种预感,错过了今天,他和温情,这一生就要错过了,思及至此聂明玦迫不及待地打破平静:“温情,你可愿意与我一同走?”
         温情本来低头感伤,听到这话,猛的抬头,对上他深不见底的眼眸,“此话何意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心悦你”,聂明玦仿佛用尽此生的柔情,“温情,我心悦你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回过神的温情迅速转身,想躲,聂明玦哪肯让她回避,急忙上前大力的拉住她的肩膀,不料扯到了伤口,温情嘶地倒吸一口凉气,聂明玦立刻收回手却更加急躁,“抱歉,我太急了。你怎么样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她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无妨,大步走向房间。聂明玦沮丧的站在原地,这算失败吗。等温情再出来,聂明玦眼中闪这光芒,却又在温情说完之后顷刻散去。她说:“这是我的剑穗,你带这个下山,自会有人放你同行。”剑穗有些年岁了,看上去制作者不太熟练,却能感受到她的用心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聂明玦不愿接受,小心翼翼避开伤口轻轻的环住温情:“你只要在家里等我就好。”你不用陪着我上战场的,只要待在家里等我回来,天下太平之时就是你我成亲之日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。”我做不到在天下动荡,温家与你一战之时却在千里之外坐享其成,聂明玦,我会在温家尽我所能护住你聂家,你要还天下一个太平,而我不在其中。“我不会帮温家杀一个人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听到温情的话,聂明玦的心沉入了冰谷,义正言辞道:“温情,你可知纵容也是杀人。”温情听了莞尔一笑,“那这么说,我已经杀了十多年人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聂明玦血气上涌,不自觉加重手中的力道,温情即使痛也咬牙没有出声,听着聂明玦失望的话语,“你让我太失望了”,却突然放松下来,带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情,用冰的几乎掉渣的语气说道:“是你高看我了。”聂明玦苦笑,月光可真冷啊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至此,两人分道扬镳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聂明玦下山,逐日之争,封赤锋尊,战场上只有他几个心腹知道他不停地寻找温家弟子,是为了寻一人,唤温情。却从不曾遇见。就好像,在岐山上的日子是梦一般,那如月光般洒进自己心里的人,似乎不存在。他的温情,不见了,他弄丢了,再也找不回来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而温情,在乱葬岗住下,只想与弟弟无波无澜地结束此生,只在午夜梦回里,梦到那个如烈焰一般的男子,灼人,也自焚。醒来已是泪流满面,却忘了告诉他,那剑穗不是她在用的,是她小时候母亲教做的第一个剑穗,她原本是想给日后的夫君的,当时觉得给他也是一样的。现在的聂明玦,功成名就,怕是不在乎那丑巴巴的旧剑穗了吧。
(太困啦,明天再写。晚安。)

【聂情】第二章 赤锋尊

          (这章最甜,信我。)
         在温情的医室待的这些天,是聂明玦过的最轻松自在的日子。他甚至一度忘记了自己是来救弟弟聂怀桑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 承了温情的救命和救治之恩,聂明玦渐渐发现自己对温情的感情是不一样的。他不是没遇见过女子,只是似乎遇见她之后,这天下的女子都黯然失色了起来,独她一人光彩夺目,作为聂明玦心中的一道月光,打进了自己心里。
         聂家习的功法过于霸道,而聂明玦作为家中新秀,更是深得其法,修为比同辈高不少,暴躁也不少。可在温情身边,凶猛的老虎却成了乖巧的大猫,只剩下空架子罢了。
         比如说,温情让他去晒药草,他就去晒药草,温情让他磨药材,他就去磨药材,乖巧的让温情觉得所谓传说聂家长子暴戾,果然就是传说,不可信不可信。
        温宁被派出去做事,温情一个人向来是随便做做随便吃吃,仅仅一道菜,到了聂家长子这里,饭菜便是太过于简陋了,介于这是温情做的,聂明玦决定不管味道如何一定要大口大口吃完。然而第一口刚进嘴,聂明玦死命压抑着吐出来的欲望,咀嚼都没敢,生生吞了下去。太咸了。
        看了眼温情正慢条斯理不为所动的细细吃着米饭,感受到了聂明玦的视线,抬头看了他一眼。给他布菜“你还在养病,我特地做的,多吃点对身体好。”
        聂明玦深感此刻哪怕碗里的是毒药也要全部吃完。不能辜负心尖上的姑娘为他做的这道菜。暗暗深吸一口气,大口大口吃了起来甚至把菜几乎全吃完了,速度快到叫人咂舌。温情有些愕然,回过神又继续扒拉她的饭。
       聂明玦吃完差点命丧此地,心里想的不是没有见到弟弟,而是自己还不知姑娘姓名。连忙大口喝茶,好不容易冲淡了咸味,回过头温情还在埋头吃饭,疑惑到:“光吃饭?”温情吃完默默放下碗:“菜太咸,下不去口。”聂明玦有些吐血,原来你也知道。“本是想让你吃那点菜配这一碗饭的。却不曾想你这么喜欢,既然如此,那么明日我再做这个便是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聂明玦突然觉得刚用茶压住的咸味又泛上来,第一次对明日生出了几分绝望。
        又过了几日,聂明玦已经从旁人口中听到她的名字,温情,真是好名字,柔中带着傲,是他的温情。转而一想,他的温情却还不知自己名字,可是又不能告诉自己真名,以免温家人一旦发现追究起来,日后给她带来麻烦。
       再是苦恼了几日,愣神间,硬是把温情磨药的器具弄坏好几个。当第五个壮烈牺牲后,温情忍不住发飙:“你对我可有意见?”聂明玦被突然发问,有些呆住了,“不曾有过。而且感谢姑娘的救命之恩。”温情奇道;“那你这几日出神想些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   聂明玦脸一下爆红,还好够黑,表情没有变化,只是语气暴躁:“你对来路不明的人都那么关心的嘛?”温情莫名被迁怒,感觉传说又可信了起来,转头不理他继续看着医书。聂明玦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刚刚的口不择言,抱着药材却不知如何是好,默默走到她身边没头没脑来了一句:“我叫…”
        温情厉声打断:“我不想知道。”聂明玦第一次的主动示好被人生生这么拒绝了,脸更加沉了,转身向着内院方向走去。
        “知道太多的人往往没有好下场,我看你一片赤子之心,锋利如刀,不如唤你赤锋?”聂明玦身形顿了顿,背对温情眉眼之间有些笑意,心道真难听,嘴上却是“好”。温情无心的一句,却是跟着聂明玦一生的名号,赤锋尊。

【聂情】第一章 为天下太平

       话说前头,看完魔道很多年了,具体细节记不清了,反正就是一脑洞,自娱自乐,一切为了剧情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温情作为岐山温氏一位名人,在温氏同辈中也是说得上话的。即使彼时年龄尚小,但是才情在同辈中已然算得上上等,医道更是天资聪颖,能人所不能,敢人所不敢,这才有了后来的剖金丹。
         而此刻的温情漠然看着眼前趴在地上的少年,明明是奄奄一息,却死死的攥着手里的佩刀,凶狠的看着她,仿佛下一秒就会一跃而起,挥刀相向了。
        温情朝着他走了几步因外面传来急促脚步声而止步,少年人青筋暴起,已经做好了与温情,甚至是外面的人殊死搏斗的准备。
       温情挑了挑眉,“你还挥得动刀?”。少年人全然不顾脸上伤痕,咧嘴一笑,“杀你一个还是足够的。”“呵,试试?”温情直接一个闪身,踢了上去,虽不是精通武艺,但是对付眼前这个纸老虎还是足够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 佩刀被踢飞,少年人失去了最后的武装,本想暴怒而起却被温大小姐牢牢的按在地上,“你乖一点,我保你一命。”少年即使以后多么扬名江湖,多么刚正不曲,如今也不过是个十六七岁的孩子,何况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,乖乖趴在地上,很是乖巧。
          温情满意点头,没收了佩刀,看他老实了便松了手,不去管他。细细打量了下刀,突然挥刀,少年暗道不好,想要后退,却不曾想过温情比了个剑势,狠辣的在自己身上划了一长条口子。鲜血染红了白衣,狰狞的伤口看上去触目惊心。
         少年目色微沉,“你在做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  温情皱眉不理,心里暗想刀与剑果然还是不能同日而语,即使自己有分寸却还是重了几分。不过这样也好,更真实才能骗到外面那群人。转身走向屋外。
         不等人问开口便是:“有人伤了我,我不敌他,让他跑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列队首领看着还在流的伤口不疑有他,急忙问:“跑去哪儿了?”“西南方向”那是岐山下山方向。
        众人大惊,深怕真的让人逃下了山,入了城可就是大海捞针了,向温情作揖道:“我们速去抓人。”温情不耐烦摆了摆手,转身回屋。
         少年听到脚步声渐渐远去才放下心来,沉默不语。温情独自给自己上药,包扎,很是熟练。少年终究还是少年心性沉不住气,比不上带着弟弟在温氏摸爬滚打的温情,沉声问:“为何救我?”“为天下太平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彼时的少年还以为她口中说的天下是指她的一方天地。却没想到,温情随着温若寒出席过不少盛宴,只是地位不高性子又冷通常都是坐在最末的。而聂明玦作为聂家大少爷,温情是见过的。
         她此刻若是不保聂明玦任由他被抓去,之后温家一定会借聂明玦私闯岐山为由头,杀尽在温家“学习”的各世家子,然后出兵各世家,到时候便是血流成河了。所以她口中的天下,是真正意义上的天下。

苏沐秋永远活在叶修的荣耀里。

也永远活在我们的记忆里。

只要我们还在这世上一天,

我们就会记得,

曾经有这样一个少年,

离冠军就只差一步,

然而,

却永远也跨不出那一步了。

我们心中的荣耀不灭,

苏沐秋不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