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年缃晚

原ID:言简意赅黄少天

【聂情】第一章 为天下太平

       话说前头,看完魔道很多年了,具体细节记不清了,反正就是一脑洞,自娱自乐,一切为了剧情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温情作为岐山温氏一位名人,在温氏同辈中也是说得上话的。即使彼时年龄尚小,但是才情在同辈中已然算得上上等,医道更是天资聪颖,能人所不能,敢人所不敢,这才有了后来的剖金丹。
         而此刻的温情漠然看着眼前趴在地上的少年,明明是奄奄一息,却死死的攥着手里的佩刀,凶狠的看着她,仿佛下一秒就会一跃而起,挥刀相向了。
        温情朝着他走了几步因外面传来急促脚步声而止步,少年人青筋暴起,已经做好了与温情,甚至是外面的人殊死搏斗的准备。
       温情挑了挑眉,“你还挥得动刀?”。少年人全然不顾脸上伤痕,咧嘴一笑,“杀你一个还是足够的。”“呵,试试?”温情直接一个闪身,踢了上去,虽不是精通武艺,但是对付眼前这个纸老虎还是足够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 佩刀被踢飞,少年人失去了最后的武装,本想暴怒而起却被温大小姐牢牢的按在地上,“你乖一点,我保你一命。”少年即使以后多么扬名江湖,多么刚正不曲,如今也不过是个十六七岁的孩子,何况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,乖乖趴在地上,很是乖巧。
          温情满意点头,没收了佩刀,看他老实了便松了手,不去管他。细细打量了下刀,突然挥刀,少年暗道不好,想要后退,却不曾想过温情比了个剑势,狠辣的在自己身上划了一长条口子。鲜血染红了白衣,狰狞的伤口看上去触目惊心。
         少年目色微沉,“你在做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  温情皱眉不理,心里暗想刀与剑果然还是不能同日而语,即使自己有分寸却还是重了几分。不过这样也好,更真实才能骗到外面那群人。转身走向屋外。
         不等人问开口便是:“有人伤了我,我不敌他,让他跑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列队首领看着还在流的伤口不疑有他,急忙问:“跑去哪儿了?”“西南方向”那是岐山下山方向。
        众人大惊,深怕真的让人逃下了山,入了城可就是大海捞针了,向温情作揖道:“我们速去抓人。”温情不耐烦摆了摆手,转身回屋。
         少年听到脚步声渐渐远去才放下心来,沉默不语。温情独自给自己上药,包扎,很是熟练。少年终究还是少年心性沉不住气,比不上带着弟弟在温氏摸爬滚打的温情,沉声问:“为何救我?”“为天下太平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彼时的少年还以为她口中说的天下是指她的一方天地。却没想到,温情随着温若寒出席过不少盛宴,只是地位不高性子又冷通常都是坐在最末的。而聂明玦作为聂家大少爷,温情是见过的。
         她此刻若是不保聂明玦任由他被抓去,之后温家一定会借聂明玦私闯岐山为由头,杀尽在温家“学习”的各世家子,然后出兵各世家,到时候便是血流成河了。所以她口中的天下,是真正意义上的天下。

评论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