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年缃晚

原ID:言简意赅黄少天

【聂情】第二章 赤锋尊

          (这章最甜,信我。)
         在温情的医室待的这些天,是聂明玦过的最轻松自在的日子。他甚至一度忘记了自己是来救弟弟聂怀桑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 承了温情的救命和救治之恩,聂明玦渐渐发现自己对温情的感情是不一样的。他不是没遇见过女子,只是似乎遇见她之后,这天下的女子都黯然失色了起来,独她一人光彩夺目,作为聂明玦心中的一道月光,打进了自己心里。
         聂家习的功法过于霸道,而聂明玦作为家中新秀,更是深得其法,修为比同辈高不少,暴躁也不少。可在温情身边,凶猛的老虎却成了乖巧的大猫,只剩下空架子罢了。
         比如说,温情让他去晒药草,他就去晒药草,温情让他磨药材,他就去磨药材,乖巧的让温情觉得所谓传说聂家长子暴戾,果然就是传说,不可信不可信。
        温宁被派出去做事,温情一个人向来是随便做做随便吃吃,仅仅一道菜,到了聂家长子这里,饭菜便是太过于简陋了,介于这是温情做的,聂明玦决定不管味道如何一定要大口大口吃完。然而第一口刚进嘴,聂明玦死命压抑着吐出来的欲望,咀嚼都没敢,生生吞了下去。太咸了。
        看了眼温情正慢条斯理不为所动的细细吃着米饭,感受到了聂明玦的视线,抬头看了他一眼。给他布菜“你还在养病,我特地做的,多吃点对身体好。”
        聂明玦深感此刻哪怕碗里的是毒药也要全部吃完。不能辜负心尖上的姑娘为他做的这道菜。暗暗深吸一口气,大口大口吃了起来甚至把菜几乎全吃完了,速度快到叫人咂舌。温情有些愕然,回过神又继续扒拉她的饭。
       聂明玦吃完差点命丧此地,心里想的不是没有见到弟弟,而是自己还不知姑娘姓名。连忙大口喝茶,好不容易冲淡了咸味,回过头温情还在埋头吃饭,疑惑到:“光吃饭?”温情吃完默默放下碗:“菜太咸,下不去口。”聂明玦有些吐血,原来你也知道。“本是想让你吃那点菜配这一碗饭的。却不曾想你这么喜欢,既然如此,那么明日我再做这个便是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聂明玦突然觉得刚用茶压住的咸味又泛上来,第一次对明日生出了几分绝望。
        又过了几日,聂明玦已经从旁人口中听到她的名字,温情,真是好名字,柔中带着傲,是他的温情。转而一想,他的温情却还不知自己名字,可是又不能告诉自己真名,以免温家人一旦发现追究起来,日后给她带来麻烦。
       再是苦恼了几日,愣神间,硬是把温情磨药的器具弄坏好几个。当第五个壮烈牺牲后,温情忍不住发飙:“你对我可有意见?”聂明玦被突然发问,有些呆住了,“不曾有过。而且感谢姑娘的救命之恩。”温情奇道;“那你这几日出神想些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   聂明玦脸一下爆红,还好够黑,表情没有变化,只是语气暴躁:“你对来路不明的人都那么关心的嘛?”温情莫名被迁怒,感觉传说又可信了起来,转头不理他继续看着医书。聂明玦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刚刚的口不择言,抱着药材却不知如何是好,默默走到她身边没头没脑来了一句:“我叫…”
        温情厉声打断:“我不想知道。”聂明玦第一次的主动示好被人生生这么拒绝了,脸更加沉了,转身向着内院方向走去。
        “知道太多的人往往没有好下场,我看你一片赤子之心,锋利如刀,不如唤你赤锋?”聂明玦身形顿了顿,背对温情眉眼之间有些笑意,心道真难听,嘴上却是“好”。温情无心的一句,却是跟着聂明玦一生的名号,赤锋尊。

评论(4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