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年缃晚

原ID:言简意赅黄少天

【聂情】第三章 月光真冷啊

         离别的日子来的太突然,聂明玦在山上除了养伤之外也是有托温情打探各世家子消息的。得知明日,各世家子要被带去洞窟,温情心里总是有些不安,回到屋子看着正在搬药材的聂明玦,心里已经有了衡量。
        将事情告知,聂明玦觉得此时此刻自己应该回去联合世家对付温氏,可是,可是温情…温情是选择留在如日中天的温家还是跟着自己推翻自己的族氏。结果太显而易见了,聂明玦甚至不敢去想,只能沉默以对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然而此时此刻温情也有些害怕,这些日子,自己似乎不太一样了,之于聂明玦竟然有些依赖。她对于聂明玦迟早要离开,甚至会站在温家对立面这件事,一天比一天担忧,如今问题已经来了,她已经不能坐以待毙,有一个答案在心底呼之欲出,她应该是心悦聂明玦。
        或许是第一次在宴会上惊鸿一瞥,觉着这人赏心悦目,一身正气;或许是第二次见面他在地上,虽处于下风,却仍旧一身傲骨,铁骨铮铮,没有轻言放弃,时刻寻找机会绝地反扑;又或许是他吃下自己做的菜时,想吐却又生生忍住的好玩表情,让她多了几分逗弄之心。
        原来在朝夕相伴的相处中,自己已经陷进去了,可是,聂明玦注定不会与温家为伍。连她自己都瞧不起温家的做法,仗势欺人,贪得无厌,更不要说如今虎视眈眈,企图血洗世家的心太龌龊了。
        这是她第一次厌恶自己的出身,温家,如果不是温家该多好。倘若只是一个小世家,她就可以名正言顺与聂明玦在一起,陪在他身边,与他同在战场厮杀敌人。
        可如今,她再厌恶温家,这里有她的兄弟,有她的亲人,她,做不到。想通这一切,温情凄凉想到,天底下还有比自己更惨的吗,好不容易心悦上一人,立刻就失恋了。
        聂明玦有一种预感,错过了今天,他和温情,这一生就要错过了,思及至此聂明玦迫不及待地打破平静:“温情,你可愿意与我一同走?”
         温情本来低头感伤,听到这话,猛的抬头,对上他深不见底的眼眸,“此话何意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心悦你”,聂明玦仿佛用尽此生的柔情,“温情,我心悦你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回过神的温情迅速转身,想躲,聂明玦哪肯让她回避,急忙上前大力的拉住她的肩膀,不料扯到了伤口,温情嘶地倒吸一口凉气,聂明玦立刻收回手却更加急躁,“抱歉,我太急了。你怎么样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她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无妨,大步走向房间。聂明玦沮丧的站在原地,这算失败吗。等温情再出来,聂明玦眼中闪这光芒,却又在温情说完之后顷刻散去。她说:“这是我的剑穗,你带这个下山,自会有人放你同行。”剑穗有些年岁了,看上去制作者不太熟练,却能感受到她的用心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聂明玦不愿接受,小心翼翼避开伤口轻轻的环住温情:“你只要在家里等我就好。”你不用陪着我上战场的,只要待在家里等我回来,天下太平之时就是你我成亲之日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。”我做不到在天下动荡,温家与你一战之时却在千里之外坐享其成,聂明玦,我会在温家尽我所能护住你聂家,你要还天下一个太平,而我不在其中。“我不会帮温家杀一个人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听到温情的话,聂明玦的心沉入了冰谷,义正言辞道:“温情,你可知纵容也是杀人。”温情听了莞尔一笑,“那这么说,我已经杀了十多年人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聂明玦血气上涌,不自觉加重手中的力道,温情即使痛也咬牙没有出声,听着聂明玦失望的话语,“你让我太失望了”,却突然放松下来,带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情,用冰的几乎掉渣的语气说道:“是你高看我了。”聂明玦苦笑,月光可真冷啊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至此,两人分道扬镳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聂明玦下山,逐日之争,封赤锋尊,战场上只有他几个心腹知道他不停地寻找温家弟子,是为了寻一人,唤温情。却从不曾遇见。就好像,在岐山上的日子是梦一般,那如月光般洒进自己心里的人,似乎不存在。他的温情,不见了,他弄丢了,再也找不回来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而温情,在乱葬岗住下,只想与弟弟无波无澜地结束此生,只在午夜梦回里,梦到那个如烈焰一般的男子,灼人,也自焚。醒来已是泪流满面,却忘了告诉他,那剑穗不是她在用的,是她小时候母亲教做的第一个剑穗,她原本是想给日后的夫君的,当时觉得给他也是一样的。现在的聂明玦,功成名就,怕是不在乎那丑巴巴的旧剑穗了吧。
(太困啦,明天再写。晚安。)

评论(2)

热度(14)